疫情下的中文课程(海外纪闻)

  由于[yóu yú]在加拿大教授中文的机缘,我有机遇接触到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学校、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肤色、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语言文化配景[pèi jǐng]又渴修业[xiū yè]习中文的孩子和家长。特殊[tè shū]是在疫情之下,教中文更有着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寻常的意义。

  疫情来袭,加拿大于3月中旬关闭了所有学校,主要课程只能在线上完成,先生[xiān shēng]们在线教学或播放录像、在网上部署[bù shǔ]作业。我们几位中文先生[xiān shēng]执行[zhí háng]使用和研究种种[zhǒng zhǒng]教学软件,重新设计课程,最终实现了把中文课也搬到网上。

  我们把两所幼儿园的非华裔孩子合并在一起上课,每周3次,可以恣意[zì yì]选择时间段。由于[yóu yú]孩子们的岁数[suì shù][nián shì]较小,每次网课控制在半小时以内,上课前由家长资助[zī zhù]调试电脑。就这样,十几名来自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种族、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肤色的孩子最先[zuì xiān]了新颖[xīn yǐng]的网上学中文。

  我们设计的网上课程富厚[fù hòu]有趣,寓教于乐,通过学习唱童谣[tóng yáo]、涂色、认字游戏等形式来吸引孩子们的注重[zhù zhòng]力。一个印度裔的4岁小朋侪[péng chái]学得最认真,每次都提前让妈妈做好准备,课堂上起劲[qǐ jìn][nǔ lì]回覆[huí fù]问题,还总是一本正经地给其他小朋侪[péng chái]纠正错误,被我们亲热[qīn rè]地称为“优异[yōu yì]学生”。

  几个月的网课竣事[jun4 shì]后,孩子们掌握了不少中文单词,会唱多首中文童谣[tóng yáo]了。学中文前进[qián jìn]最快的,应属那位当地[dāng dì]4岁小女人[nǚ rén]的妈妈,每次上课时她都在小女人[nǚ rén]旁边陪读,久而久之,这位妈妈已经可以回覆[huí fù]中文问题了。

  除了上述两所幼儿园,我还认真[rèn zhēn][mài lì]一个由华人孩子组成的中文私校班。这个班有4名学生,岁数[suì shù][nián shì]在9-14岁不等,两人出生在当地[dāng dì],两人出生在中国。有着富厚[fù hòu]外洋[wài yáng]教学履历[lǚ lì]的陈校长为班级挑选了中国出书[chū shū]的课本[kè běn]《尺度[chǐ dù]中文》第二册。有课本[kè běn]和教案,利便[lì biàn]先生[xiān shēng]备课,也便于孩子们学习和固定,但疫情之下,对教学形式和内容提出了更高要求。网上教学怎样[zěn yàng]能充实[chōng shí]使用[shǐ yòng]课原来[yuán lái]学习,是我每次课都要认真思索[sī suǒ]的问题,备课时投入了大量的时间。

  这个班的每次网课时长1小时,我会凭证[píng zhèng][píng jù]课文主题或重点词语找到一些视频或相关资料,同时加入绕口令、成语故事等,拓展孩子们的思绪[sī xù]。通过制作生词卡、玩认字游戏以及开展小我私人[sī rén][xiǎo wǒ sī jiā]才艺展示等步伐,增添[zēng tiān]孩子们的学习兴趣。在先容[xiān róng]中国的种种[zhǒng zhǒng]节日和民俗,教授中国世代撒播[sā bō]的诗词歌赋时,更是带着感情[qíng gǎn]全心[quán xīn][jīng xīn]准备,希望中华传统文化能够深植孩子们的心田[xīn tián]。

  由于[yóu yú]网课上无法用板书教学,我便准备了大量字卡,还让孩子们自己制作生字卡,相互[xiàng hù]当先生[xiān shēng]。没想到,孩子们居然很喜欢这个环节,最让人感动的是睿择同砚[tóng yàn],制作了大量图文并茂的字卡,天天[tiān tiān]请妈妈跟他一起用15分钟学习中文。这个学期竣事[jun4 shì]时,他从一名中文基础相对单薄[dān báo]的孩子,酿成[niàng chéng]了名副着实[zhe shí][shí zài]的认字小达人,还学会了好几个绕口令、多首诗词和歌谣。而中文基础较好的函知同砚[tóng yàn],赶在节日前夕给爸爸妈妈做礼物、写中文贺卡,并在最后一堂网课上,念了她写的小作文“中文课的收获”。作为先生[xiān shēng],我着实为他们的前进[qián jìn]感应[gǎn yīng]得意,更为他们越来越分明感恩怙恃[hù shì]、越来越喜欢学习中国文化感应[gǎn yīng]欣慰。

  我有时在想,我们在外洋[wài yáng]煞费苦心撒播[sā bō][liú chuán]中国文化到底为了什么?岂非[qǐ fēi]只是为了让孩子们熟悉[shú xī]汉字或者会说中国话吗?只是为了让他们多掌握一门语言,从而更容易找事变、营生[yíng shēng]长[shēng zhǎng]吗? 不,显然不是。

  当我专心[zhuān xīn]去体会家长和孩子们背后的盼愿[pàn yuàn][pàn wàng]时,我看到的是,一个个漂浮[piāo fú]异乡的华人家庭是那么盼愿[pàn yuàn][pàn wàng]归根,盼愿[pàn yuàn][pàn wàng]让五千年中华文明真正滋养每个外洋[wài yáng]子女[zǐ nǚ][hòu dài]的生命。我看到的是,一个个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族裔的家庭,是那么盼愿[pàn yuàn][pàn wàng]通过学习中文来相识[xiàng shí]中国文化,揭开中华文明的神秘面纱。从这个层面来看,我们教授中文的意义就显得格外重大了。

(责编:白宇、岳弘彬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ongfa-sh.com